你的粮心不会痛吗

赎罪与报恩的一生

[MTMTE][霸环]无题

放飞自我,体型差加师生恋非常可以。

因为出坑所以不会写完了(。




环锯伸出了双手。

噌的一声轻响后,藏在指头里的探针就弹了出来,针尖儿上闪着锐利的银光。

坐在背后的霸王佯装惊叹地“噢”了一声。

环锯将右手的指头撑开,把整个手掌舒展开来,漫不经心地说道:“记忆外科手术是一项相当精密、复杂的手术……不过,优秀的医生只靠这个,也能完成很多事情了。”

霸王一边意味深长地摸着下巴,一边伸手捏了捏环锯的右手。

先从灵活的手腕关节开始,接着是柔韧的手掌,然后是纤细而修长的手指。他捏得很轻,像是手里握着一只塞上蝶一样,这让环锯有点吃惊——他以为霸王只擅长打砸抢烧,还有强抢良机。

他到最后才摸上了那几根锋利的探针,它们比主人纤细的机体还要脆弱。霸王合拢手指,只在上头略微施力按了一下,其中两根就啪啪地折断了。

环锯的脸唰地黑了。

啪。

霸王的手指一用劲,又折断了一根。

环锯的脸一瞬间黑得像被推进器火焰燎过一样。他闷哼了一声,身体直挺挺地向前倒了下去,金色的光镜忽闪忽闪着,暗了。

霸王“噢”地惊叹了起来,这次也许是真的惊讶了。他不清楚这些探针上是不是连接着什么重要的开关,他其实完全不在乎这种小事,但还是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他是忍住笑意在问的。因为这个标志性的、充满倾略性的笑容,让这句问候变得十分地不诚恳。

环锯一动不动地倒在霸王的脚边,看起来相当地赏心悦目。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保持着一种斯文败类的优雅。

六阶战士围着忽然下线的医生走了两步,突然产生了一种非常想践踏他一下的欲望。

他把右脚抬起来,温柔地踩在环锯的身上,摩擦、推搡着他那装甲薄弱的身体。对方愈是这样弱不禁风、毫无反应,这种践踏的念头就愈发强烈。霸王居然感觉有点兴奋。

他用目光清洗着环锯的机体。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接着,霸王挪动了一下右脚的位置——于是,一块巨大的阴影就完全覆盖住环锯的头雕。

倒在他脚下的那具机体仍旧没有什么大动静,唯独那只手,被折断了探针的那只手,微弱地颤动了一下。

“起来,不要装下线。”霸王仁慈地把脚了放下来,冷冷地笑道,“快点,否则我就把你一节一节地踩碎……就从这儿开始。”

他把脚放在记忆外科医师纤细的腰腹上,轻轻地踩了一下。

环锯的金色光镜几乎是一瞬间亮起来的。他瞪圆了光镜,从地上猛地弹了起来,差点一头撞在六阶战士的小腿上。

 

霸王忍了几秒,终于还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装死失败的环锯嘴角抽搐,有些恼羞成怒地盯着霸王,尽管脸上还是礼仪性的笑容,只是光镜之间已经打了一个结。兴许是为了掩盖对方造成的尴尬的气氛,他开始断断续续地说话,只是这样也没能掩盖住他的换气扇呼呼作响的噪音。

“你太粗鲁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呼呼。”环锯有点狼狈地从霸王的脚底爬出来,像一只被光能猫拍住的耗子,“这对你来说太难了。你还没来得及把对方的脑模块取出来,你就已经把他的头捏碎了。”

说完,他颇为遗憾地看了看自己被掰秃的右手。噌的一声,剩下两根探针就被收了回去。

“我不会的,你可以教我。”霸王斟酌了一会儿,言简意赅地说道,“你会是个好老师……”

环锯往后退了两步,但伟岸的身体已经接近了上来。他半跪下来,捏住了环锯的右手——他只要稍加用力,就能把它给揉个粉碎——但他忍耐住了这种欲望。

他只是将那只的右手搁在自己的手心里,五指合拢,异常温柔地握住。

这力量甚至都没法扣动一个扳机。

 

“我会当个好学生的,最认真的那种。”他俯下身,嘴唇几乎是紧贴着环锯的音频接收器,低声说道,“所以,可以再示范一次的吧?……环锯老师。”

 

2016-08-29 /  标签 : mtmte霸王环锯 48 21  
评论(2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