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粮心不会痛吗

赎罪与报恩的一生

[刀剑乱舞][鹤清]红情书(完)

简介:一封红色情书引发的血案。

“清光……你跟红色,真的非常相衬呢。

 


 

这是加州清光学生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天。

 

 

 

 

「……哦,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真是适合红色啊。」

「别闹了,还给我!」

「我想,世上不会有人能比你更好地驾……哎我还没念完呢……」

 

劈手夺下对方手里的纸张,加州清光怒火中烧地一脚踢在对方裆下,却被对方险险地闪开了。手里的信纸也不想再看,索性揉成小小一团,咣地一声丢进抽屉里。一双漂亮的红色恶狠狠地把冲突的始作俑者钉在原地。

「哦呀,明明封很棒的情书?」鹤丸国永一屁股坐在加州清光的前排,撑着一张笑意满满的脸蛋道,「情人节收到这种东西,可是不·得·了的超大惊喜啊!」

 

惊喜个屁。加州清光此时头顶上小乌云电闪雷鸣,情绪非常不妙,大概是提刀宰鹤的心都有了,真的。

 

也不知是谁给散播出去的,三年生加州清光在情人节的前夕,被追求了两年的学姐慷慨地发了一张好人卡。枉费之前还一直摆出一副相互爱慕的样子,这下全成了加州清光搞笑的单相思。

如果说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事,那肯定是在被拒绝的同时,还收到了充满挪揄意味的「红色情书」,并且被第一个发现的始作俑者手贱拆开,还当众念了两句。

直到那天放学为止,每每想起鹤丸国永强装正经的脸,心里就塞得不行。

 

——「有信送来了哦,加州君。」白发的青年手里夹着一个信封在加州清光面前晃了晃,顺带一挑眉毛,表情似笑非笑,「是情书?」

 

就不该手贱在鹤丸国永这种超级事儿精面前打开那封信的。不,甚至说,自己根本就不该寄希望于什么破烂情书……

毕竟,最后也没有得到学姐的爱呵,可怜虫加州清光。之前还以为自己被她喜欢着的,鼓起勇气临告白时,却得到了一句「我只把加州君当成可爱的好姐妹呐」——

越是想到这里,更是酸楚不断。

 

 

「唷!!——吓到了没?哈哈哈哈哈哈哈ww」

 

突然从桌子后面跳出来的大脸,着实把哀痛中的加州清光给震了一下。额上青筋崩断两根,加州清光却按捺着性子,黑着一张脸冷笑道,「看来你也不太行啊,鹤丸国永。这种时候,怎么还在这里?」

「哇,你也会说这种话,可真是把我给吓到了啊。」鹤丸国永撑着脸看他,漂亮的手指在脸上不安分地敲着,「不想找个人过节吗?」

「不想。」甜蜜的节日简直成了话题大忌,加州清光的脸又黑了三分,提起书包就往教室外走。

「别走啊加州君,我有点事想托你帮忙……」走了半道,就听到鹤丸在背后喊着,「喂,加州清光!那我请你吃饭吧?嗯?」

「不需要,没时间。」挪揄的安慰反而令人生气,顶着小乌云的加州清光走出了教室。

 

「反正你也是一个人回家——」

鹤丸国永的声音追了出来,一直到加州清光拐进楼梯还能听到。

 

「而且你不是也说了嘛,『好想有个人陪我过节』之类的——」

 

 

 

 

关于今年的情人节,加州清光此前有过一百种浪漫的渡过方式,对象自然全是那个暗恋两年的四年生学姐。万万没想到,最后居然只能委曲求全地跟一个男人过了,而且还是个非常不靠谱的讨厌男人。

 

鹤丸国永在街上走着,莫名地打了个喷嚏。加州清光像一团大型乌云跟在背后,已经好半天没开过腔了。

——要不是他说了「那句话」,谁要大晚上陪鹤丸国永这个混账出来挨二月夜的春冻啊。

这样想着,鹤丸国永又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他放慢脚步与跟在后头的加州清光持平。

「不会是你在背后骂我吧?」

「我肯定当面就骂你了,哼。」

街上气氛那么热烈,加州清光那张嘴也毫不示弱。来来往往的多是成双成对的恋人,两个男人走在一起像两座移动在人群里的孤独雕像。说是要请他吃饭,被加州清光再三推辞后只好在学校附近随便解决了下。本以为吃完饭就能解脱了,谁知道鹤丸国永还要以帮忙的名义,拖着他一路拐去了附近的商店街。

说到底,究竟是什么样的忙要他才能帮啊?

「噢,我想挑点礼物啊。送给别人的礼物,加州君你不是比较了解嘛?」鹤丸叼着丸子走在前面,途中听到那样的疑问,便停下来解释了。

「女孩子啊,三条美嘉?……」加州清光一撇嘴,嘴角的美人痣让他的表情显得更嘲讽起来,「嘁,到头来还是在追女人。」

「我跟三条家的交情,不用追他们家的女儿也没事呢……算啦。」鹤丸对此不置可否,加州清光于是也懒得再问。

 

说来,也不知是从哪个学期开始,一直不算熟络的两人联系突然就频繁起来。按后来鹤丸之说,也许真的是某年学生会竞选上的一面之缘,让与加州清光相隔两栋楼之远的他突然就对这个比女孩子还要精致纤细的人感起了兴趣。

之前从来没见过的生面孔,就这么出现在了一群光鲜的学生之中。不会真的是为了得到那位学姐的爱……?这份执着可真够吓人的,可惜结果并不完美呢。

——叫加州清光的家伙啊,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在五彩缤纷的人流中行走,鹤丸的思绪不及飘远,就被突如其来的拉拽带了回来。有一股力量扯住了帽衫的兜帽,他趔趄回头,正瞥上清光被商铺的霓虹灯照得同样五光十色的脸庞。

「喂喂,这是干什么噢。吓我一跳啊。」鹤丸一边抱怨一边把清光的手从帽子上拉走。后者则没有说话,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指了指旁边的女装店。

「怎么啦怎么啦,加州君,你想买裙子穿吗?」白帽衫的青年露出吃惊的表情,「真是不得了的趣味。」

「想给女孩子买礼物的是你吧!」额头上的青筋又崩断了两根,清光嘴角一抽,神情嫌弃地说道,「反正我也没去过那种地方……」

 

提出要进女装店的是加州清光,最后更兴奋的反而是鹤丸国永。在几家店铺里窜来窜去,拿着各种不同款式的裙子比划来比划去,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噢,这个衣服相当漂亮呢。」

「快放回去,店员小姐已经要哭出来了。」

说是给别人买礼物,根本就是自己想到处乱逛。就算被自己再三吐槽,他好像还是一副心情非常不错的样子。

而且,这不是挺擅长挑东西的吗。拉着自己出来,与其说是当参考,还不如说……像在约会。

——所以说到底在高兴什么啊,又不是真的约会。这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华灯初上的街此时早已绚烂。或是注意到加州清光脚步变慢了,鹤丸提着两手的袋子在红绿灯前停了下来。

 

「累了吗?那就在最热闹的地方说再见吧,加州君。这样分别,也不会显得无聊呢。」

「不继续了?」后者愣了一下,又扯了扯那条加绒的红色围巾,「我是说……你的礼物买好了?」

「表现叫我大吃一惊呢,加州君。我以为你不会来的,没想到是个好人。」鹤丸国永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继续着自己的告别,「再见,节日快乐哦。」

说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鹤丸在口袋里翻了翻,摸出了一个鲜红的小物件,隔空抛向了不远处的加州清光。清光往前走了两步堪堪接住,定睛一看,居然是一瓶指甲油。

他想起刚才在女装店前看到的那张巨型宣传图,它被涂在女模特玉葱般的手指上,那红色美得惊心动魄。

 

「等等!刚、刚才可没有拐进卖这个的店……」

「这是我的谢礼!清光!你还真适合红色呢,好看得令人吃惊啊——」

 

双方几乎是同时喊出了各自的话。

加州清光握着指甲油木然地站在原地,看着鹤丸国永一路跑上了路过的公车,闪烁的灯光照在万中无一的那抹纯白的上,倒真的有点像起舞的鹤了。

 

「……」

「惊讶吗!」

 

由对方当机了好几秒钟的表情来看,应该是相当吃惊了。鹤丸国永把头从车窗里探出来,看着矗立在原地的那抹红色越来越远,窗外的景色奔跑得越来越快,一句再见终于还是吞了回肚子。

 

 

 

——「你很适合红色。」

 

加州清光站在路灯下,鬼使神差地想到了那封情书。其实他那时是想说「不用你讲我也知道我很适合红色」,可他当下一个字也蹦不出。

非但说不出话,看着看着,脸竟然也像涂过指甲油那样红起来了。

 

 

 

 

「没有别人的话,你身边的位置,今天就先由我占了吧?」

 

加州清光在楼梯口一回头,就看到鹤丸国永站在走廊上,整个人的苍白都被夕阳融成了温暖的金色。

他本来是要走的。但那一刻不知怎么的,莫名其妙地答应了。

 

 

简直是生命里最糟糕的一天。

——但,看在礼物的份上……就原谅这种糟糕的情人节好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清光吹了吹手指,在阳光下打量着指甲上鲜艳的正红。最近天气转暖,冬天似乎要过去了呢……

手机铃不适时地响了起来,清光手势别扭地翻过扔在床上的手机,闪烁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红情书,end。

 

 

 

 

FreeTalk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吧。

 总之,清光真的很适合红色呢!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