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粮心不会痛吗

赎罪与报恩的一生

[带斑带]报恩01

简介:“人类最强大的法术,其名为‘思念’。”


人外塑料爷孙情。

老爷爷斑出没,小笨蛋带土出没,背后灵泉奈出没。


 

 


宇智波斑捡到了一条狗。

 

事情发生在一个晴冷的午后,那正是个适合洗净堆积的衣物,再把旧东西翻出来好好收拾整理一番的好日子。据说人一旦上了年纪,就不再贪恋睡眠了——就如同是肉体在冥冥之中就感应到了不日将至的“死期”一般。斑在这一日也早早地醒来了,做了些简单洗漱,便像昨天那样,拿着镰刀和铲子蹲在庭院里修剪起了墙缝中的杂草。

人类囿于短暂寿命的牢笼之中,无论年轻时是如何的健壮有力,转眼间就会因为岁月的重锤而变得迟缓和脆弱。乌丝转白,肌肉松弛,脊背日渐弯曲,暗黄的皱皮上生出了灰褐色的斑点……身体不可避免地衰老成现在这服模样后,别说是挥舞武具,连单纯地提起武具都变得异常困难了。当年伴随他四处征战游走、讨伐敌人的那对精钢武具,在数年前被他改装了两次:镰刀的握柄拆下后重铸做了一只拐杖,造型夸张的刀刃磨成了更加轻便易持的刀具。不久之前,他又将已经改造过的镰刀重新磨轻改短,做成了更加趁手的样子——哪怕是跟一片杂草斗争,他也要找些事情来打发这身皮囊仅剩的一点点无聊时光。与年轻力壮时不同,他现在已经老了,老得远远看去像一只背上长满白毛的熟虾,就连清理杂草这样简单的农活儿,都得干一会儿,歇一会儿,汗水顺着额头流淌下来,打湿他干枯雪白的额发。

“狗”就是那时候出现的。瘦瘦小小黑灰色的一只,飞快地逃窜着,身上头上满是泥浆,茸茸的短毛也都糊成了一团。几个穿着樵夫装束的男人远远地追在它的背后,一边挥舞着手里的竹棍木棒,一边大声吼道:“抓住它!抓住它!”

四处逃窜的小倒霉蛋很快就被追赶的樵夫们抓住了。它被一群人团团围起,垂着耳朵夹着尾巴直发抖,起初还龇着牙愤怒地吠上几声,被为首的男人用竹棍恶狠狠地捶了两棍子后,嗷呜一下就没了声音,滚在地上蜷成一团,顿时鼻子耳朵都往外冒出血花来。

“你们刚才都看到了吧?这个小畜生,居然坐在广场上面哭呢——狗怎么会哭呢?我看它八成是个妖怪吧?”

手中褪色的竹棍划成一道虚影,砰地一下,猛击在狗柔软的肚子上。

“打死它!不能让怪物留在村子里!”

几个人围成一圈,一人一棍,把狗打得皮开肉绽,嚎叫不止。

宇智波斑对狗没有兴趣,也无心插手这件事,他只是顺手把刚割下来的杂草清理的院子外而已。几个樵夫瞧见他从那空荡荡的大宅子中走出来,却纷纷吓得面色惨白,毛发倒竖,好像见了鬼一般。

“哇!”

为首的男人大叫起来,把手中染了血的棍子丢在地上。

“快跑!”一个人也跟着喊道。

“快跑,是‘那个人’来了!”另一个家伙连滚带爬地往来路逃去,声音远远传来,像乘风而来一般。

宇智波斑推着装满杂草烂叶的推车站在门口。不过三五秒的时间,人都走光了,只剩那只被打得奄奄一息、口鼻涌血的狗,蜷在地上发抖,哀哀地叫唤着,用血色浑浊的黑眼珠盯着从门中出现的老者看。那小小黑黑的一只,半边身子都被人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只低低地叫唤了片刻,四肢慢慢松开,眼珠翻白,没了半点声音。

真是只可怜的小畜生。

斑沉思了片刻,走过去一把抓住狗细细的脖子,把它从那团血泥里头拎起来,在空气中抖了抖,像甩一件刚浆洗好的衣服。它将狗放在装杂草的车上,走了一小段路,把它抛在了平日堆放晾晒干草的地方。推着空车慢慢地往回走了几步,细弱的吠叫声忽然就从背后传了过来。

汪!

斑仍推着车在走,仿佛全然没有注意到那虚弱的叫声。

汪!——汪!

声音的主人,最后像卯足了力气一样,发出了拼尽的吠叫:

“汪!!”

那叫声终于传进了斑的耳朵。老人慢慢地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他的视力时好时坏,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站着一小团的黑色身影。直到它摇摇晃晃地开始移动,向斑靠近了一些,他才看清,原来是刚才丢在草堆上的那只小玩意儿。它还活着,只是右腿被打断了一只,一瘸一拐,连走起路来都费劲——然而,如同是害怕斑会突然丢下他消失一样,它扭动着身体一瘸一拐地朝这边跑着,果然没跑几步便一头栽在地上,嗷嗷直叫地就地打起滚来。

“哼……你活着啊,畜生就是顽强。”斑笑起来,笑容拉扯着脸上松弛的肌肉,那张藏在长发下的脸就像一块皱巴巴的糖霜柿子饼,“既然还活着,就赶紧回到山里去吧,再也别到人类的村落来了。”

说罢,他又继续慢慢地往回踱去。走到门口时,才发现那个小东西也倔强地跟上来了。与那些逃窜的人类不同,他并不不害怕斑,即便目光相交也不逃不躲,只是原地趴下来,垂着耳朵,伏着瘦弱的身子,把短短的尾巴晃来晃去摇得费劲。虽有勉强行走的能力,但它走到这里已经虚弱至极,口鼻里都冒出淡粉色的血沫,如同下一秒就会瘫死在地上了。

“我是不会收留你的。”斑哑着嗓子,拢着袖子对着它冷冷地说道,“这里没有你这种畜生待的地方,快滚吧。”

它也不走,用脏兮兮的小爪子一下一下地扒着斑的裤腿,像是在求情一般。斑不理不应,进了屋子——换作年轻的时候,斑早就把这种东西一脚踢进山沟里了,他何时待见过这样下贱的畜生呢?

叩叩,叩叩,是敲门的声音。

过了片刻,敲门声变成了低沉而绵长的哀嚎。又片刻,哀嚎不见了,变成了老鼠啃咬天花板般的窸窣声。窗外睡醒的鸟蹲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斑感到烦躁,合上窗户,在屋子里点起了蜡烛,搬出柜子里的书卷一本一本地整理了起来。

夜色降临时,异响终于消失了。鸟儿回到了巢里,斑重新推开窗户,只有静悄悄的月色流泻在那块毫无生气,布满了野花杂草的空旷庭院之中。

不,在庭院的中间出现了过去并不在那个位置的陌生东西,一团小小的、黑黑的影子。

还活着啊——

庭院破旧的围墙下被什么动物挖出了一个小洞,长长的血迹从滋生不尽的野草中间一路蔓延过来,停在了院子中间。看来它已经筋疲力尽了,四肢伸展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它嗷地叫唤了一下,连尾巴都没有再动了。

“既然你想睡这里,那今晚就睡在这儿吧。”走到精疲力竭的小东西身边,老人叹着气说道。月光下,他惨白而干枯的长发被照得发亮,散发出一种浅浅的蓝色光晕,“但是,明早就要出去,不许再进屋子里来了。”

 

于是,宇智波斑有了一条狗。

小家伙原来是黑色的,用水冲洗干净后皮毛油油亮亮,并不是寻常流浪狗那样惨兮兮的瘦骨嶙峋。它的生命力强得可怕,不过是喂了一些粥食,随便打发了点剩下的饭菜,连治疗创口的伤药都没用几次,皮肉外的伤口就已经封口结痂了。然而筋骨上的伤势就难好得多,被打伤失明的左眼看来也无法轻易恢复原状了。斑不让它进屋,只把它关在院子外头,权当是条没来由的野狗随地丢着,全然没有要好好照养它的意思。小东西自己却热情得很,斑每日醒得早,它就趴在房门口呼呼大睡,一听到开门的动静,两只尖尖的小耳朵飞快地竖起,立刻迈着灵巧的步子从斑的脚下偷偷钻进屋去。

“出去!”

斑拄着拐杖恶狠狠地凶它,像老爷子训个顽皮不识数的小孩儿。小家伙在撒欢儿地跑,被吓得原地窜了一下,本来就还走得不稳,这下更是一头撞在茶几上面,当的一声,书也碰掉了,碗碟也歪了。狗东西还嗷嗷地叫唤着,翻着肚皮滚来滚去。过了半晌,见斑还板着一张臭脸,就乖乖伏在他脚边趴着,用仅剩的那只黑漆漆湿漉漉的大眼睛看他,分明就像个小孩子。斑清理院子时,它就在旁边追着尾巴打转,叼着斑的拐杖跑来跑去;斑在房里时,它就趴在门口晒太阳睡觉,张着嘴呼呼地直流口水,露出两排白花花的牙齿来。烧柴时他也围在边上,好奇地走上前看,结果被柴火熏得一张本来就乌漆漆的脸变得更黑了。

宇智波斑是不招任何孩子喜欢的人。在他遥远而模糊的记忆当中,隐约记得过去村里也有许多半大的孩子初生牛犊不怕虎,会不顾大人们的警告和命令,壮着胆子来他的宅前嬉戏打闹,只是后来这宅子就空了,不管是大人亦或是小孩,谁也不会再来到这里了——谁会想来这阴森森的地方,看一个臭名昭著的老骨头呢?

这只小畜生,也一定是被那伙人用棍棒打坏了脑子,才会天天这么坐在他门口等他起床,夜里又蹲在那儿看他回房的,想来想去,迟早也是会离开这里的。

于是,小家伙还没来得及离开,斑就提前把它撵了出去。趁着它正在廊下休息,睡得口水满地时,斑就提着它脖子上的皮毛,把它从门口丢了出去。

小家伙惊醒了,抖抖身子猛地跳起来,用爪子一下一下地扒着门,发出呜呜的叫声。

“滚吧!”

门里只传来那个声音。

“我用不着你,滚回你待的地方去!”

从收留到遗弃仿佛只过去了一瞬间。被关在门口的一小团黑乎乎的动物急得直转圈,汪汪地吠叫着,用头使劲地顶撞着门,用爪子扒着门缝,竟把门给弄开了。

它欢天喜地地钻进去,不消一会儿,就被斑抓着小尾巴丢了出来。它不死心,从墙角下的破洞重新钻进院去,又被捞着肚子丢了出去。

这下是真的进不去了。它蹲在门口哀哀地叫了两声,等太阳落了山,就转身跑进山林之里,不见了。

 

宇智波斑曾经有过一条狗,但那条狗又消失了。

狗消失的第一天,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觉得院子里的杂草变少了。

狗消失的第二天,什么也没发生,只是觉得厨间里的柴火变高了。

狗消失的第三天,斑坐在房里休息,听到院子里传出响动,向外看去,只看到一个漆黑的影子飞快地消失在门口,像一道黑色的闪电。

斑离开房间,慢吞吞地走到厨房,半晌后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粥碗走出来,在院中定定地站着,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你出来吧。”

门扉后传出一阵嘈杂的响动。不消片刻,一颗毛茸茸的黑色脑袋从门板后钻了出来,是个十来岁模样、瞎了一只眼睛的少年,畏畏缩缩地躲着,不等斑再开口讲话,就提着清脆的嗓门朗声说道:“我、我不是妖怪!那个,狗……我是说一只狗!老爷爷您救了一只小狗吧?”

斑端着碗站着看他,脸上波澜不惊。见对方对这段说辞毫无反应,黑头发的小鬼有些急了,他从门后面跑出来,对着斑火急火燎地解释道:“其实那只狗是我养的,他被其它坏人追着跑,在您这里躲了好几天,所以我、我想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说着说着,自己也没了底气,少年又紧张兮兮地躲回了门背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院中那个人的反应。斑被逗得嗤笑起来。他扬了扬下巴,说:“你不是人类,这点不必向我隐瞒了。”

这么一讲,反而把来人给吓惨了。他猛地缩起脖子,用两只手捂住头顶上抖个不停的黑色尖耳。

“还没吃饭的话,就进屋来吧。”

语毕,斑晃了晃手里的粥碗,也不顾对方是否跟上,便自顾自地向屋中里走去。方才走出几步,忽又停下来,回头说道:“下次再变作人形时,记得给自己准备一套衣服,别再光着身子跑来我面前了。”



-


发给基友试阅了

基友:这是个什么(品种的)狗?

我:土狗

基友:emm无法反驳。

 

别名《一条狗的使命》没错了

贺文我还没写好,写带土/泉奈友情向会不会被杀啊

2018-02-11 /  标签 : 带斑斑带 92 17  
评论(1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