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粮心不会痛吗

赎罪与报恩的一生

食欲

蛋糕并不好吃。
奶油很腻,太甜了,包裹在其中的糕体也干巴巴的,黄桃还是浆液黏腻的罐头果肉,能制作出这种玩意儿的工坊绝对是没有经营执照的黑心商家。斑舔了舔手指,面无表情地咀嚼着,然后就着桌上喝了一半的伏特加酒一口气冲下喉咙。
“你怎么吃得下去?”带土捏着鼻子走进来,嫌弃地避开地上的尸体。黄黄白白的脑花流了一地,带土看了一眼斑盘子上的奶油黄桃,不禁一阵作呕。
“不吃蛋糕吃什么,吃死人?”
“你又不是没吃过。”带土悻悻地说道,“我听阿飞说你以前吃过一只耳朵?敌人的?”
“你再跟阿飞讲这种废话,我就把你的耳朵拧下来吃给你看。”
蛋糕不好吃,肮脏的奶油上还溅了几块血,但是斑吃了一口又一口,机械地吞咽些口中的食物,像是饿了很久的样子。
带土懒得搭理斑了,这老家伙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他把枪收好,在一片狼藉的小屋里翻找起来。刚准备掀开地毯检查地上是否有暗道时,背后传来声响,他回头一看,发现斑把吃了一半的生日蛋糕推到了地上,蹲在那具被打烂脑袋的尸体边上。
看到斑扯着尸体的肩膀凑近他脑浆直冒的烂脑袋,带土一时间把手里的地毯都丢了,惊恐地大喊道:“喂!!你不会真的想吃死人吧?”
斑转过头冷冷地瞪着他,眼神像看智障。接着他扒开尸体的衣领低头看了一会儿,就把它丢回地上,拍拍手站了起来。
“一样的刺青,一样的位置。”他对着带土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是同一伙人。”
他刚抬头,就看到带土也学着他的样子指了指自己,只不过他指的是嘴。
“怎么了?”斑摸了摸嘴,一脸不解。
“上嘴唇这边。”许是怕斑无法理解自己的意思,带土还特意用手指揪了揪自己的嘴唇,“你真的吃了他的脑花啊?”
“……”

斑对此不置可否,伸出一小段舌头在嘴唇上面慢慢刮了一圈,舔掉了唇上的淡黄色奶油。湿滑的唾液润泽了干燥开裂的嘴唇,这饮鸩止渴的感觉十分舒服,斑又舔了一下,舌头上的温度让冻得发紫的嘴唇有了一丝红润。

“是的。”他说着说着,突然笑了起来,“味道不错,也许下次我该尝尝你的。”


——


意义不明,想要看斑爷直播末世吃人
我肚子好饿啊,躺在床上窒息,我想吃蛋糕啊啊啊啊啊啊啊吃蛋糕

2017-11-19 /  标签 : 带斑斑带 31 6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