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粮心不会痛吗

赎罪与报恩的一生

[带斑]在圣杯战争中召唤出宇智波斑是否搞错了什么?

不务正业的吐槽设定,FATE相关有魔改。

你们也懂我只是想玩补魔梗而已

 

 

 

宇智波带土,一个每天在公司操劳的普通社员,梦想是成为火影公司的CEO然后迎娶单恋多年的高中女同学回家。

公认的好人,勤勤恳恳努力工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宇智波是前代圣杯战争中没落的魔术师家族;在召唤出宇智波斑之前,一直认为圣杯战争是论坛上的都市传说。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强行遭到了宇智波斑的反向召唤

一阵闪瞎狗眼的蓝光之后,双手抱胸、衣袂飞舞的男人出现在了奇怪的魔法阵之中。

 

“你也想起舞吗?”

“不不,我不会跳舞的——还有你是谁啊?在我家里干什么啊?”

“……”

(好像被一个傻子给召唤了。)

“罢了——我现在要与柱间一战,再见。”

“等等,回来!”

 

作为天生渴求战斗的强者,斑一完成了契约就不顾带土的阻止而破窗跳走了。现界三个小时内就独自杀死了一名Servant,让身为召唤者的带土一夜之间名声大噪。带土本人完全不想要这种名声。

由于Master和Servant之间具有魔力感应,在带土遭受危险时也会跑回来保护Master,偶尔的

 

生前的职阶是Rider坐骑是须佐能乎,与同为Rider的千手柱间坐骑是木龙之间有着数百年也无法斩断的深重羁绊。

不知为何变成了英灵。虽然是个死后仍疯狂地渴望着厮杀和对战、宛如战神一样的男人,却曾经向圣杯许下的过“要创造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世界”这种难以置信的美丽愿望。

顺便说同一世界观下的千手扉间生前为Saber,而秽土扉间却是Caster,劳模,常年致力于给R柱间打辅助。

“大哥,你的NP满了,快上。”

可千万别碰到R斑啊,C扉间。

在本次战争中被带土以美丽的秽土之姿召唤出来,因仇恨溢出的狂气而成为了狂阶。特长是凭着自己的意志自由行动,完全不听任何人指挥,无数次在带土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跑出门战斗,只要碰到一个Servant就会问对方是不是千手柱间

“哈希拉玛!!!!!!!!——”

在魔力充足时完全不care带土的死活。

 

斑向带土解释了圣杯战争的意义,带土说出自己的愿望:

“比起所谓的和平,更想创造每个人都能实现愿望的世界。”

毕竟带土的梦想是成为火影公司的CEO然后迎娶单恋多年的高中女同学回家。当然,为了不被斑嫌弃,这句话他并没有说。

而出于对这个愿望的认同,斑暂时放弃了杀死带土寻找新Master的意愿。

 

在杀死第一个Servant后,斑很快就陷入了严重的魔力不足中,技能也全部CD中。

轮回眼EX,封印。

须佐能乎EX,封印。

火遁……

你竟敢让最凶的宇智波斑搓豪火球

宝具也无法正常施展,一直使用封印术封印,宇智波斑本人也完全要没有主动向带土解释宝具功能的意愿。

因这个原因,某次外出跟对方Servant掐起来时险些输掉。在魔力濒临见底的情况下斑仍没有停止战斗的意愿,被带土以一划令咒为代价强行召回。

生前从来没有输给过任何人(除了柱间)的斑因此而豹跳如雷

 

某日,斑在外面找架打,美其名曰侦查,突然被带土召唤了回来。

斑:何事。

带土:我最近恶补了很多作为魔术师的知识!今天去翻查了资料,书上面说Master和Servant如果交换体液也可以补充魔力的。

斑:所以呢?

带土: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跟你……(噘嘴)

被斑一巴掌打翻。

斑:放肆!就凭你也妄想驾驭我吗?

带土:我没想驾驭你!我只是在给你提供建议啊,你也不想就这样……消失吧?

由于斑一直以来都使用着毫无节制地浪费魔力的战斗方式,时至今日已经连写轮眼都很难开出,大部分时间也仅仅是依靠体术战斗,确已有些力不从心了。

带土以一划令咒的代价强逼了斑就范。

斑暴怒不止,正扬言哪怕带土今天划两条咒令他也要把带土捶成土皮,然后发现确实有大量魔力流入身体之中。

此前因两个人的相性不好,带土也不懂得如何正确地给Servant提供魔力,所以斑几乎没怎么得到带土的魔力支援,为此还一直吐槽带土是配不上自己战斗方式的低等魔术师。

两个人成功嘬了一口信号对接成功,斑察觉到了带土拥有极其充沛和优质的魔力源,只是不懂得如何运用,加上也没有经过魔术师训练,天天脑子里策划着用令咒逼斑穿女仆装以及帮他下楼拿快递这种烂事,为了更加优雅和随意的挥霍魔力,斑硬着头皮接受了这个补充魔力的方式。

 

带土:哈……哈……可以了吧!我要不行了!(坐在地上大喘气)

斑:回来,不够。(揪回来)

日复一日。

斑:你这个只会用点下三滥魔术的小鬼,魔力留着也没用……现在就来欣赏吾真正的起舞吧。

蓝条100%,斑非常兴奋,跳到房顶原地就搓了一个天碍震星。

带土:卧槽,这是什么?你干了什么!!我们会死的啊??

斑:(抱胸欣赏中)

斑:勉强是恢复了五成的力量……小鬼,你就好好见识一下吧!这才是媲美神的力量

带土:——你根本没在听吗??

在宇智波斑沉迷于自己的忍术中时,出于强烈的“我不要死!”的求生欲,流淌着宇智波魔术师血液的社畜带土第一次觉醒了作为魔术师的力量,将天碍震星造成的陨石块转移到了神威空间中,狗命免于一死。

斑惊诧于带土的潜力,遂发现他也不完全是废柴,反而是个挺能干的小鬼。

由于感情的加深魔力供给得到了保证,斑得以从空手体术流进化成了须佐能乎战斗流,可因为魔力消耗巨大还是经常开一半就没了,一生叱咤从未向任何人低头的宇智波斑得以拥有了若干次打游击战的耻辱体验。

斑拒绝改掉那个挥霍魔力的战斗习惯,可本人也对早中晚定时都跟带土接吻回蓝这件油腻的事情十分反感。

某日。

斑:魔力供给……是只需要那个体液就可以吗?

带土:啊,是,书上说的。

斑沉吟片刻,一脚把带土踢翻。

带土:你要干什么?????

斑:那就是说,血也可以?(拿出了刀)

带土:不,血不可以……血不是体液啊!

斑:……!!?(吃鲸)

 

作为一个出生于战国时代的忍者,斑由于缺乏现代医学常识,被唬住了。

现代人真可恶啊。

 

斑依然坚持就算魔力耗尽而死也不想再吃带土口水。考虑到不可能再用咒令强迫斑来回蓝了,带土硬着头皮说:那没办法了——我们俩来做吧!!!!

被斑一巴掌打翻。

斑:你要我跟……?你?一个男人?还是不会任何忍术的小鬼?

带土:胡说,B阶以下的魔术我还是会一点的

斑:……

带土:我,我给你表演个空手放烟花?

 

在带土被斑活活打死之前,两人终于协商成功: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斑:反正我已经死了,这秽土之躯也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权当是为了战斗,忍受一次屈于人下的耻辱吧。

然而斑并不是真正的秽土之躯,而仅仅是以秽土状态被召唤出来的普通英灵。

但事后斑极力否认了自己还拥有着快感的事情。

“那是因为魔力流入了身体所以……没什么奇怪。”

绝对没有被一个小鬼干得很爽,没有的。

两人做完之后,斑出门打架,第一次开出了完全体须佐能乎。尽管仍然无法支持他解开宝具的封印,但也足够他享受媲美生前的战斗了。

“没想到这个小鬼也深不可测……或许可以调教看看。

 

一方面,斑好奇于究竟还能从带土身上榨出得到多少魔力供给,另一方面他也希望带土能够在日益激烈的战斗中自保,不至于拖他的后腿,遂在剩下的时间里以训练忍者的方式开始严苛地训练带土控制魔力的能力,硬是把带土从一个社畜普通人锻炼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魔术师。

二人开始了没羞没躁的打怪→补魔→打怪→补魔→打怪的美好日常生活。

 

 

终战之际,斑得以解锁了一直被封印着的宝具“六道封印”,但使用宝具的魔力消耗惊人,同时还需要牺牲一个人柱力才能完成仪式。

带土消耗最后一道咒令,把自己作为人柱力,强迫斑使用宝具进入了六道模式。

 

“斑,不要忘了现在我是Master,而你才是Servant……你现在,也是必须听命于我的微妙状态了!——”

 

六道斑最终杀死敌方Master,赢下圣杯战争。

在得到圣杯后,斑对着月亮许下愿望,创造出“每个人都能实现愿望的世界”,即新的“无限月读”世界。

 

世界因此得以改变。

 

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着火影袍在办公桌上被人摇醒。

“还是不要太勉强自己了——”

逐渐恢复视力的眼前,浮现出了泉奈担忧的脸。

“这是今年新晋级的下忍名单,从忍者学校那边送来的,先放在这里了。我还有别的任务先走,哥哥你早点看完,就回家吃饭吧?”

肩膀上被人用力拍过的力度还没消失,泉奈消失在了门口。

从他那里递来的一叠厚厚的文件,打开之后,新选拔的下忍们的个人资料整整齐齐地夹放在里面。

 

为首的第一张上出现了一个名字。

 

 

“宇智波……带土?”

 

 

 

 

你还好意思end.


 

本来是想开坑,因为时间原因大概没时间写,所以溜了溜了

2017-09-13 /  标签 : 带斑 202 14  
评论(14)
热度(202)